大流行缘起武汉十七年教训尽忘

作者:袁国勇、龙振邦 阅读量:5329581 发布时间:2020-03-21 12:00:47

己亥冬,疫发武汉。庚子春,湖北大疫,国内疫者八万狍,死者三千。民不出户月狍始遏,惟疫未止已外传。三月,全球大疫,世卫后知,未及宣布大流行。诸国欠措施缺储备,迅大疫。星、港、澳及台皆免于大疫,惟零星海外输入之帧及小群组不绝,尚未失守。

此疫由病毒所致,因其形如冠,故名曰冠状病毒。世卫由2015年开始避免用人名、地名、动物、食物、文化、职业等为疾病命名。故是次以「年份」为此病冠名以资识别,称此病为冠状病毒感染-19(COVID-19)。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 ICTV)以病毒基因排序为命名标准,每段基因逐一细心分析,其他因素不作考虑。盖因此冠状病毒基因排序「未够新」,属沙士冠状病毒的姐妹,故称之为沙士冠状病毒2.0(SARS-CoV-2)。民间及国际媒体则称之为武汉冠状病毒或武汉肺炎,直接简单,亦无不可。

社会上就此疫之命名争议甚多,事实上疾病之名由世卫起,病毒之名由ICTV起,而俗名则是约定俗成,清楚明白便可。科学研讨或学术交流,必须用官方名字COVID-19称此病或SARS-CoV-2称呼病毒。市民日常沟通及媒体用语,则可以武汉冠状病毒或武汉肺炎称之,通俗易明,方便沟通。

庚子大疫 始于武汉

约75%之新发传染病源于野生动物,而数隻能感染哺乳类动物的冠状病毒,其元祖病毒(ancestral virus)则源于蝙蝠或雀鸟。两者皆能从数千公里外飞抵发现病毒之处,故病毒之命名系统亦会以发现处名之记之。欲查病毒之源,准确客观之法乃从动物宿主身上分离出病毒。可惜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早被清场,研究人员抵达蒐证取样本之时,场内之活野味早已不知所终,病毒之天然宿主(natural host)及中间宿主(intermediate host)身分成疑。据当地人员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内之野生动物从中国各地、东南亚各国及非洲(走私出口)运抵此处集散,武汉冠状病毒之元祖病毒源于何地则无从稽考。

以基因排序之法寻源,查得一隻蝙蝠冠状病毒株(RaTG13)与武汉冠状病毒极为相近,其排序高达96%近似,故相信此病毒株为武汉冠状病毒之始祖。此病毒株于云南的中华菊头蝠(Rhinolophus sinicus)身上分离得之,故相信蝙蝠乃武汉冠状病毒之天然宿主。流行病学研究明确显示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为初期扩散点(amplification epicenter),病毒很大机会在场内由天然宿主交叉感染中间宿主,再于中间宿主体内出现适应人体之突变,继而出现人传人之感染。

中间宿主身分未明,但基因排序显示武汉冠状病毒S蛋白受体(Spike Receptor-binding domain)与穿山甲冠状病毒株近似度高达90%。虽然未能确定穿山甲为中间宿主,但此穿山甲冠状病毒株极可能捐出S蛋白受体基因(甚至全段S蛋白基因)给蝙蝠冠状病毒株,透过基因洗牌重组成为新的冠状病毒。

野味市场 万毒之源

零三沙士,疫发河源,广东大疫,传香港。沙士冠状病毒于果子狸身上寻得,其后中国明确禁绝野生动物交易。十七年矣,惟野味市场禁而不绝,而且愈趋猖狂。中国人完全忘记沙士教训,让活野味市场立足于先进城市之中心,明目张胆售之烹之吃之,令人侧目。活野味市场内动物排泄物多含大量细菌病毒,环境挤迫、卫生恶劣、野生动物物种交杂,病毒易出现洗牌及基因突变,故须禁之。

改革街市为防疫重点,中国政府及港府必须迅速改善环境、加强通风、灭虫灭鼠。在完全淘汰活禽市场前,必须妥善处理禽畜粪便,减少病毒洗牌机会。

网传病毒源自美国之说,毫无实证,自欺欺人,勿再乱传,以免轶笑大方。临大疫而不乱,首重资讯透明,冷静理性分析,勿人云亦云,以讹传讹。沙士后没有雷厉风行关闭所有野味市场乃大错,欲战胜疫帧,必须面对真相,勿再一错再错,辋过于人。武汉新冠状病毒乃中国人劣质文化之产物,滥捕滥食野生动物、不人道对待动物、不尊重生命,为满足各种欲望而继续食野味,中国人陋习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如此态度,十多年后,沙士3.0定必出现。

作者龙振邦是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微生物学系名誉助理教授,袁国勇是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霍英东基金(传染病学)教授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
微信扫一扫加入本网粉丝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