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稿:成渝经济圈 按下启动键

作者:王纬温 阅读量:14890963 发布时间:2020-03-22 11:28:21

在冠病疫情冲击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年初在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上首次提出的‘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布局节奏被打乱,但随着复工复产步伐上月加快,成渝两地近来开始加速对成渝经济圈的规划。成都和重庆相隔约300公里,加大陆路交通基建提升互联互通,是两地官方选择打造成渝经济圈的起手式。

“成都有更多科技人才,重庆有更多运营人才,把中国西部这两个庞大市场捆绑在一起,形成一个经济圈,相信人才流动加大,能催化很好的化学反应。”

近年在成渝(四川省会成都及直辖市重庆)地区两地跑的新加坡软件开发商——浮游(Fooyo)科技公司,对成渝政府近期在冠病疫情缓和后重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引擎表示期待。

浮游科技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李绍欢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介绍,在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带动下,公司去年进军重庆市场,与当地国企合资拓展产品运营业务。浮游原本计划将研发主业一并带入重庆,却意外发现当地研发人才短缺的问题。

浮游在2017年落户成都设立研发分公司,挖掘当地研发人才红利。李绍欢说:“成都有个天然优势,有很多大学和优秀程序员,也有很多信息通信科技(ICT)人才,他们的薪资比北京、上海、深圳便宜,表现也很出色。”

据了解,科技公司在成都聘请一名中级程序员,月薪约1万3000元,与北上广月薪两万多元的同等程序员相比,人力成本减少四五成。

李绍欢说,成渝地理上虽很近,但两地分工仍有差别,有各自人才优势。他认为,长远而论,成渝经济圈一旦打通,将为成都人到重庆工作,以及重庆人到成都工作,在通勤上减少障碍。人才流动也将让像浮游这样的企业,更易于挖掘两地人才以组建完整核心团队,在业务发展上更高效,同时能减少运营成本。

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1月3日在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上,首次提出“成渝经济圈”,强调要推动该经济圈建设,形成中国西部高质量发展重要增长极,引发舆论聚焦中国经济增长“第四极”即将落户成渝地区腹地。

此前,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成渝地区出台两次规划,分别是2011年的成渝经济区区域规划,及2016年的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双城经济圈”作为新提法,更突出中心城市带动作用。

《每日经济新闻》引述西财智库首席执行官汤继强解释,推动成渝经济圈建设,意味着国家层面赋予成渝两地在西部大开发过程中的引领和带头作用,带动西部更广大地区的发展。

疫后加速部署

在冠病疫情冲击下,成渝经济圈布局节奏一度被打乱,但随着复工复产步伐上月加快,成渝两地近来开始加速对成渝经济圈的规划。

中共重庆市委常委会2月26日召开扩大会议,是疫情暴发后首度对成渝经济圈作部署,要求抓紧抓实成渝经济圈建设工作,强化与四川沟通对接,加紧谋划实施一批“引领性、带动性、标志性”重大项目,推动成渝经济圈建设“开好头、起好步”。

加强陆路交通基建 打造经济圈起手式

成都和重庆相隔约300公里,在实现两地人才流动互通前,加强陆路交通基建的互联互通,是打造成渝经济圈的“起手式”。

重庆市政府3月2日宣布,今年将推进924个重大建设项目,总投资约2.72万亿元,包括确定今年开工的重庆段正线长98公里的成渝中线高铁,预计2025年竣工。

四川政府3月6日也公布工作方案,今年将力争完成1900亿元交通基础设施,并证实了四川境内成渝中线高铁今年开工的消息。这条高铁建成后,将成为继成渝铁路、成遂渝铁路、成渝高铁后,连接这两座中西部重镇的第四条铁路,也将是通勤时间最短的铁路通道。

重庆市长唐良智3月9日召开的会议,就研究了成渝中线高铁等项目的建设。他强调,成渝中线高铁是成渝经济圈建设“战略性、引领性、标志性”重大项目,对促进产业、人口,以及各类生产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强化成渝中心城市带动作用等具重要意义。

高铁建设为发展铁路物流提供条件

中国另三个经济增长极:粤港澳、长三角和京津冀,核心城市之间,或核心城市与重点城市之间的通勤时间,都已实现一小时内直达。目前,成渝间高铁则仅实现1.5小时通达,两地通车频率也远不及前述三大城市群,成渝周边很多城市也未纳入两小时通勤半径。

对此,川渝官方3月11日举行深化交通运输合作视频会时宣示要迎头赶上,实现成渝双城间一小时直达,成渝双城至成渝地区主要城市两小时到达。成渝地区大规模修建高铁,也将为普通铁路腾出大量运力,为加快发展铁路物流提供条件。

在重庆两江新区投建多式联运物流港的新渝合资物流企业“辉联埔程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对成渝经济圈推动的高铁建设表示肯定。公司副总裁许丕吉受访时说,此举有助物流业者增大运输投放能力,“运输更便利,时间成本更可控,效率将提高。”

在盖高铁之上,许丕吉指出,成渝两地政府未来在新建运输通道的收费,以及一地报关、货物服务无缝流动等软性政策,其实对运输业者的成本更有着关键影响。“地方政策配套还是要做到,不然建更多的路,更多的物流园区也没有用,这些必须要贯穿。”

学者:经济圈放眼成渝长期一体化

中国各地疫情期间防控至上,交通管制严格,导致复工复产和物流运输不畅。货机多被用于运输抗疫物资,长期空运货物的企业面临货柜匮乏的难题。

不过,成渝两地的中欧班列、西部陆海新通道、长江黄金水道等中国西部出海出境国际物流大通道,这段时间保持不间断开行。

数据显示,中欧班列(成都)今年头两个月共发车260余列,同比增长88%,平均每周往返班列数量达30列,将电子产品、木材、汽车及汽车零配件等货品发往欧洲和东南亚。疫情期间,中欧班列(重庆)发车频率也保持在每天两三班。

中国国内的供应链在疫情后可能出现洗牌,但上述运输通道的稳定与可靠性,为成渝经济圈打造了欧亚供应链配置中心的奠定基础。

中新重庆项目的牵头公司——中新互联互通(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陈泗棕受访时指出,空运货柜量此次疫情期间不足,更多企业日后势必在货运上采取多元化战略,避免过度依赖一种运输模式。这将为向多式联运模式转型的成渝物流产业带来机遇。他认为,成渝的对外开放、对外服务若能实现一体化,将降低外商进入成渝地区的投资成本。

基建投入疫后经济复苏?

有分析认为前述配合打造成渝经济圈的基建投入,一定程度上能用以应对冠病疫情这只“黑天鹅”,适度地促进投资稳增长。

重庆理工大学MBA中心主任邱冬阳受访时说:“进一步建设经济圈,可能会带来一些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讲,可能会抵消疫情带来的影响。”不过他也指出,成渝经济圈的规划并非着眼于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更多是放眼两地长期一体化。

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蒲勇健受访时则说,即使今年没有疫情,成渝同样会出台基建计划,“只不过顺便解决这个疫情连累经济发展的问题。”

邱冬阳进一步指出,成渝两地主城区以外目前基建不足,双城间出现“中部塌陷”,成渝经济圈进一步打造以交通为代表的基础设施至关重要。但要达到双城经济圈效果,他建议,交通便利化程度还应进一步提高,尤其要加大轨道交通投资,强化成渝地区城际之间联系。

蒲勇健则勾勒出成渝经济圈未来可能的发展轨迹:“第一步是交通枢纽融合,再一步步把其他一些工业,比如两地汽车制造业融入,走向成渝全面产业融合,形成双方有效的产业分工,驱动西部经济。”

融合成渝 挑战巨大

成渝经济圈的打造预料不会一路平坦,蒲勇健认为,最大挑战将来自两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合作问题,因地方政府各有工作目标,也要做出各自政绩。

他说:“过去成渝的规划做不起来,主要是成渝两个城市实力差不多,很难有一个当头的。”

四川和重庆多年来经济竞争关系激烈。近10年来,汽车制造商吉利沃尔沃落地成都、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落地重庆,以及外国新设领事馆城市选择等话题,往往牵动川渝官方乃至民间的神经,认为一方所得,即另一方所失。

不少分析认为,成渝多年来虽然已有成渝经济区区域规划和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推动融合,但至今一体化成效有限。

蒲勇健为解决成渝政府竞争关系开出两帖药方。他认为,成渝首先要突破行政区划分的体制障碍,两地政府应推动属于相同产业的国企进行合并,在资源整合、成渝不存在相互竞争的情况下,按市场化原则运营。

其次,地方政府的作用过程中弱化,管辖范围缩小,“慢慢变成像深圳那种小政府、服务型政府,就不要突出政府经济上的绩效。”

成渝经济圈的表现也应纳入两地政府绩效,作为考核的主要指标之一。蒲勇健说:“比如说重庆GDP做得很好,但是双城经济圈不好,也要给你打负分。”

增强协作推动城市群一体化发展

成渝长期协作不足的情况去年出现转机。四川与重庆去年7月就深化合作推进成渝城市群一体化签署方案,计划加强川渝协商合作,共同推动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加快上升为中国国家战略。

中国西部两大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重庆两江新区和四川天府新区,今年2月28日以视频连线方式举行首次联席会议,聚焦打造内陆开放门户,也被视为对成渝两地经济圈按下“快捷键”。

中共重庆两江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王志杰会上提出六大合作事项,包括推进交通互联互通,两个新区全面加强航空协作、铁水联运等合作;共同打造西部陆海新通道多式联运枢纽通道。

中新社引述王志杰说,双方有望将汽车和电子两大产业合作打造成万亿级产业集群,通过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进出口商品集散中心,也将增加与“一带一路”沿线国的进出口贸易量。

川渝工作方案、工作机制和今年重点任务正陆续出炉。两地中共党委政府上周二(17日)召开了首次推进成渝经济圈建设党政联席会议,为经济圈建设正式按下“启动键”。

会议通报,川渝将建立党政联席会议、协调会议、联合办公室和专项工作组“四级合作机制”。两地今年还将从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等七方面推进多项重点任务。

新华社引述重庆工商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敬说:“这次会议在一系列调研基础上,明确了两地落实中央战略的具体制度设计和行动安排,具有标志性意义。”

对于成渝两地经济圈可能合作的其他领域,陈泗棕认为,两地可通过共建新业态和服务体制实现新增长点,包括知识产权交易、外贸培训、金融。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
微信扫一扫加入本网粉丝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