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的迫降:人性的极限考验

作者: 阅读量:10725594 发布时间:2020-03-22 11:39:52

封城、锁国、禁航、无限期关闭。这些沉重字眼,近日以各种语言在全球播放;病房短缺、医疗能量崩盘的国度,决定放弃老人先救力壮者,以免浪费资源,二十一世纪的楢山节考医疗版,在新冠病毒肆虐下重现。这些恐慌与惊惧形塑了再真实不过的末日感,目前还看不到尽头。

从中国武汉、韩国大邱、意大利伦巴底到美国纽约,不到三个月,病毒已席卷一百七十多国或地区,累计突破二十七万确诊个案。这只病毒正建立它的日不落帝国。好莱坞明星、国家元首、部长,都无豁免。

如同历史许多疫病大流行,对看不见的病毒的集体恐慌,总是转化为仇外心理与种族歧视,滋生戒惧和怀疑。这个病毒成了透视镜,映照了人类在危机时的各种深层本性,或者因为资源有限、自保为先,于是快速区隔人我关系。歧视比病毒先行,比疫情更快占领全世界。

由于疫情最早在中国武汉爆发,使得中国人在国际社会普受排挤或歧视,其他华人、甚至亚洲人也受波及。这可能是原本隐藏的歧视或仇外心理,在疫情下借题发挥。这样的排外与种族偏见把华人视为不文明的野蛮他者,是走动的危险病毒培养皿。于是,欧美同时发生多起对亚洲人的攻击事件,新加坡华裔学生在伦敦街头被打得鼻青脸肿,施暴者喊着:“我们不要你的病毒!”

我们排队抢购的口罩,在西方也成为争议的符码。十七年前历经SARS震撼教育的亚洲人早知道口罩防护的重要性,近年的严重空污及成功的公卫教育,让我们知道防疫戴罩是自保、生病戴罩才是道德与礼貌。但在西方,戴上口罩就是有病,甚至成为惊惧来源。留学生戴口罩上课,竟被教授告诫,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在世卫组织终于说出那个字pandemic“全球大流行”之后,世人也看清,这场瘟疫是全人类的共同劫难,并不是只属于武汉、中国或“东亚病夫”。新冠病毒无差别地攻击各国,只要有人的移动,就有病毒的迁移。

将新病毒看做是中国落后文明的嘲笑,仅以禁航中国对待,加上对付“世界工厂”停摆的经济努力大过疫情防堵及检测的警觉,种种轻忽的心态与无为,造成全球疫情失控。

但美国总统特朗普为防疫失当卸责,坚持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无视种族歧视说法可能引发仇华仇亚的风暴。加州州长纽森宣布全州居家避疫时,特别呼吁勿因疫情起于中国武汉而歧视华裔和亚裔,就是因为排外阴影已在蔓延。迄今坚称“武汉肺炎”的蔡政府,或许乐与特朗普“歧视同盟”,但不只是陆生陆配在台湾受歧视,包括台湾人在内的华裔亚裔在美国都同样遭殃。

在瘟疫蔓延时,偏见及歧视只会让所有的人都更不安全。台湾先将来自对岸的人化约为“瘟疫”,阻绝于境外,导致如政大八位陆生原本寒假并未回乡而是到他国旅行或交换,却被无差别地“阻绝于境外”。教育部也要求早先入境的陆生集中隔离,当时疾管署规定只有湖北旅游史的人要居家检疫,但对陆生却全体适用,引起学界“以防疫包装歧视”的批评。

再如因照顾病患的确诊移工,在病房直播招致非议,但对比澳籍音乐家确诊直播就被称是“报平安”,舆论有两套标准。劳动部更一度加强查缉失联移工,但陈时中说了实话:把无证看护都抓走,只会压垮医护。

当疫情席卷世界,我们庆幸台湾省的应对至今令人安心。若我们在防疫应对之外,还能由这次挑战中学到什么的话,那会是“烙印与歧视才是真正可怕的病毒”,没有疫苗,无药可医,只能靠着人性中的善意与同理心。在医学证据之后,审视内心的天平,对所有人—不论国籍与出身,在疫病之前,一律平等,我们才能像学者连署所期许的:一起打赢抗疫与人权的战役。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
微信扫一扫加入本网粉丝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