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老司机都是怎么撞车的?

作者:孙继胜 阅读量:15426333 发布时间:2020-03-24 12:16:08

 公元811年,也就是大唐元和六年秋,长安城内,一队官家车马浩浩荡荡驶过大街。

    最前面是警车开道,警灯闪烁,里面的人用高音喇叭,操着浓重的陕西口音吆喝:“让车让车让车!前面的三轮儿,说你呢,靠边儿停。”路上的行人和商贩纷纷避让。

    后面车里的领导,是新任尚书省兵部职方员外郎韩愈,刚刚从洛阳调回京城不久。

    职方员外郎,不过是个六品官,在京城根本不算个啥,按照有关规定,出行不封路,不实行交通管制。

    但是,该避让还是要避让的,不然呢,京城的交通状况你也知道,万一把领导车队堵在路上,耽误领导吃饭谁负责?

    有些群众对此还有意见,你们看,有开道车的情况下,都难免有意外发生,车队行进到安化门,突然,被挡住了去路。

    一个大约30多岁的和尚,瘦骨嶙峋,骑着一头瘸腿小毛驴,直冲过来。

    只见这位僧人低着头,口中念念有词,左手牵缰绳,右手比比划划,从掌法上一时无法判断是否出自少林派,和尚旁若无人,越过层层警卫,直向韩大人的座驾而去。

    旁边的护卫大喊一声:“有刺客!”说时迟那时快,一群人冲上去,七手八脚将和尚拉下毛驴,按倒在地。

    1. 僧敲月下门

    一个不明身份的和尚,因何冲撞领导车队?

    经审问,和尚法号无本,系长安青龙寺僧人,俗名贾岛,河北涿州人士,冲撞车队并非有意,因为思考问题走神儿了。

    事情是这样的:和尚昨天晚上去一个朋友家做客,朋友在长安郊外一个僻静的山谷里隐居,院子收拾得特别漂亮,曲径通幽,月光如洗,和尚看了,颇为羡慕,当即赋诗一首: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第二天,和尚骑着小毛驴返回长安,路上一直在琢磨这首诗:到底是“僧敲月下门”好呢,还是“僧推月下门”好呢?“推敲”二字拿不定主意,一时沉浸其中,无法自拔,无意间与韩大人的车队相撞,罪过罪过。

    韩愈一听,原来是个诗歌爱好者,也算同道中人,当即走过去,拉着和尚的手,亲切地说:“没关系没关系,法师治学严谨,令人钦佩,我们做学问,就要有这种反复推敲的精神,让我来帮你想想,到底用哪个字好。”

    无本和尚赶紧说:“对对对,请领导定夺。”

    韩愈沉吟片刻,说道:“你看啊,虽然是好朋友,但推门就进,总归不太礼貌吧,还是应该敲一下门我觉得,而且,夜深人静,月朗星稀,山谷中传来敲门声,也显得特别有意境对不对?”

    和尚恍然大悟,连声说:“对对对,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领导的智慧果然无法超越,贫僧久仰韩大人的文才,今日能得到一代文宗的当面教导,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韩愈谦虚地摆摆手:“哪里哪里,说得也不一定对啊,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就这样,韩愈不但帮和尚定了诗稿,还与和尚就双方共同关心的话题,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对无本的文学才能和认真精神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勉励他坚持创作,努力为人民写出更多更好的诗歌。

    最后,韩愈语重心长地建议无本,投身火热的现实生活,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为大唐精神文明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年纪轻轻,当什么和尚嘛,仕途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我看好你哦。”

    第二天,一篇题为《小和尚无意撞车队,韩大人妙语定推敲》的文章在网上被疯狂转发,撞车事件很快传遍了长安,无本和尚也成了网红,每天好多媒体记者来青龙寺采访他。

    方丈忍无可忍,找无本谈话:“我们出家人,应该远离尘世,淡泊名利,你这样,还怎么修行啊?”

    无本说:“内什么,我这儿正想找您呢,我我我,我想还俗。”

    2. 云深不知处

    无本和尚,也就是贾岛,系半路出家,当和尚,原本就是为了混口饭吃。

    大唐文坛群星闪耀,但凡有点名气的诗人,你随便查,要么是政府官员,要么是官二代,要么是土豪,要么是富二代,最不济也是祖上曾经阔过的,真正的寒门子弟,屈指可数。

    贾岛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生活,贾岛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毕竟还没有实行九年义务教育,穷人家的孩子能上得起学的,不多。

    之后,他一面在家务农,一面坚持自学,几年后,参加高考,毫无悬念,落榜了。

    贾岛并不气馁,一年一年考,一年一年落榜。

    当时有个叫孟郊的诗人,就是写过“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那个,年轻时也是屡试不第,但人家坚持考,终于在45岁考中了进士,欣喜若狂,写出了“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名句。

    孟郊就是贾岛的人生楷模。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孟老师的激励下,贾岛地里活儿也不管了,只顾埋头复读,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家里人劝他:“岛啊,别考了,真不是那块料,还是出去找份工作吧,家里都揭不开锅了。”

    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没办法,贾岛被迫放弃了科举。

    此时,贾岛已经30岁了,标准的大龄青年,仍孑然一身。一事无成,一贫如洗,无房无车无存款,长得又不好看,瘦骨嶙峋,猛一看跟宋小宝差不多,谁家姑娘愿意跟他?

    老婆不好找就算了,更可气的是,工作也不好找,因为没有文凭,求职处处碰壁,事业爱情双双受挫,贾岛一气之下,干脆出家做了和尚。

    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贾岛总是睡不着,怀疑是不是只有自己的明天没有变得更好,未来会怎样,究竟有谁会知道?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我永远都找不到?

    虽然心情很苦闷,但贾岛心中的理想却从未泯灭,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那些年,诗词创作一直没有间断,佳作频出,比如这首我们熟悉的《寻隐者不遇》: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全诗通俗清丽,白描无华,被业内评为难得的言简意丰之作,长期入选小学语文课本。

    人生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又能想到,有一天,在路上走着走着,竟然与文坛大咖韩愈撞在了一起。

    这次交通意外事故,彻底改变了贾岛的一生,在韩老师的激励下,他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还俗后,马上投入紧张的复习,全力备战明年的科举考试。

    不是已经考过很多次了嘛,考不上就是考不上,再努力有用吗?

    贾岛觉得有用。为啥?我们知道,唐代的科举试卷是不密封的,所以,那些有关系有背景有名气的考生,通常总是受到考官的关照,这也是像贾岛这样的寒门子弟,难以出头的主要原因。

    现在就不同了,整个长安都知道,韩愈是贾岛的一字之师,贾岛是韩老师特别看重的人才,亲自指示让他还俗应试。韩愈虽然职位不高,但在文坛地位显赫,是公认的一代文宗,韩愈的学生,考官能不照顾一下嘛。

    所以,贾岛对这次考试充满信心,考前曾赋诗一首: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为不平事。

    可谓踌躇满志,志在必得。万万没想到,再次落榜。

    3. 落叶满长安

    有些事儿,你不服不行,再次遭受打击的贾岛心灰意冷。

    这时候,有高人指点贾岛:“光抱韩愈的大腿可不行,毕竟级别不够,你得再往上活动活动。”

    贾岛说:“我也不认识别人了呀。”

    高人说:“当初,你不是也不认识韩愈嘛。”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贾岛茅塞顿开。

    公元812年,长安城内,一队官家车马浩浩荡荡驶过大街。前面照例是警车开道,后面车里坐的领导,是京兆尹刘栖楚。

    京兆尹,相当于长安市市长,正三品,职位比韩愈高好几级,车队的排场也更大,所到之处,行人纷纷避让。

    就在这时,一个30多岁的黑瘦书生,骑着一头瘸腿小毛驴,左手牵缰绳,右手比比划划,口中念念有词,旁若无人,越过层层警卫,直向刘大人的座驾而去。

    旁边的护卫大喊一声:“有刺客!”说时迟那时快,一群人冲上去,七手八脚将书生按倒在地。

    刘大人亲自审问:“你是何人?为何冲撞车队?”

    书生说:“我叫贾岛,刚才只顾埋头思考一句诗,落叶满长安,找不到对应的佳句,一时沉浸其中,无法自拔,无意间与刘大人的车队相撞,罪过罪过。”

    一番话把刘栖楚都给气乐了:“这么多年了,你的剧本和台词都不改的吗?”

    二话不说,依照治安处罚条例,贾岛因妨碍公务,被行政拘留,直到第二天才放出来。

    二次撞车事件载于《唐才子传.贾岛》:尝跨蹇驴张盖,横截天衢。时秋风正厉,黄叶可扫,遂吟曰:"落叶满长安。"方思属联,杳不可得,忽以"秋风吹渭水"为对,喜不自胜,因唐突大京兆刘栖楚,被系一夕,旦释之。

    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碰瓷失败后,贾岛咬着牙,每年继续参加考试,继续不断落榜。

    这期间,他的人生楷模孟郊和人生导师韩愈相继离世,贾岛在长安更是无依无靠,孤身一人,穷困潦倒。

    4. 十年磨一剑

    坚持就是胜利,人类的全部智慧就包含在这两个词里面:等待和希望。50岁那年,终于,贾岛进士及第。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老贾欣喜若狂,兴冲冲跑回自己在寺院的住处,对,虽然早已从青龙寺还俗,但贾岛没有房子,长安的房价你也知道,别说买,租都租不起,所以,他一直寄居在距离青龙寺不远的法乾寺内。

    回到住处后,贾岛把这些年用过的课本辅导教材黄冈密卷毛坦厂练习册啥的,一股脑都翻了出来,准备统统扔掉,都考完了还留着这些东西干嘛?

    只有那些诗稿,他视若珍宝,每一首都精心保存,并且装订整理成册。

    当时,他抱着一堆教辅材料,准备扔掉,一个陌生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在那一刻,贾岛并没有意识到,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机遇,正悄悄向他招手。

    进来的是一位衣着华丽,温文儒雅的公子,旁若无人,信手拿起桌上的诗集翻阅。

    贾岛心说你谁呀,进来就乱动别人东西,过去一把夺过诗集,说道:“郎君鲜醴自足,何会此耶?" 你瞎看啥,穿这么漂亮也该知足了,这诗歌不是你们有钱人能看懂的,出去!

    年轻人被训斥了一顿,十分尴尬,脸上有点挂不住,悻悻而去。

    公子一走,贾岛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儿,这人看起来好面熟啊,好像在哪儿见过,坏了,贾岛想起来了,这是当朝天子,武宗皇帝。

    没错,来人正是唐武宗,轻车简从,不打招呼,来法乾寺微服私访,素闻新晋进士贾岛的诗名,专门过来看看,没想到,被劈头盖脸一顿呵斥。

    如果当时贾岛能认出皇上,趁机表现表现,谈谈诗歌谈谈理想,拍拍马屁表表忠心啥的,前途岂可限量,青云直上一步登天也是有可能的,就算没认出来也没关系,起码态度好一点嘛,竟然敢吼皇帝。

    史料记载,贾岛当时“大恐,伏阙待罪”。

    还好,天子雅量,没跟他一般见识,但对贾岛的印象彻底坏了。

    官场上有好多事啊,领导不方便明说,下面人要懂得揣摩,要认真领会领导的意图。

    贾岛虽然进士及第,但这件事之后,人事部门一直没有给他安排工作,贾岛以进士身份,长期在家待岗。冲撞京兆尹,还怼当今皇帝,这种人谁敢用?

    直到公元837年,贾岛58岁了,才被分配到偏远的四川遂州长江县,安排他做了一名小小的主簿,也就是县长秘书,副科级。而同一批进士,人家有的已经混到厅局级了。

    三年后,贾岛升任司仓参军,又三年后,改任司户,也就是负责户籍登记的小官。

    公元843年8月27日,在去上任的途中,贾岛病逝,享年64岁。

    据《唐才子传.贾岛》记载:“临死之日,家无一钱,惟病驴、古琴而已。”

   5. 两句三年得

    贾岛一生未娶,更无子嗣,曾有热心人说:“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贾岛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养不起,而且,我听说,近女色,对身体不好。”

    为此,贾岛专门作诗明志:

    利剑不可近,美人不可亲。

    利剑近伤手,美人近伤身。

    道险不在广,十步能摧轮。

    情爱不在多,一夕能伤神。

    要老婆干嘛?诗歌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贾岛一生创作颇丰,每到年终岁末,他都会把一年所作诗歌拿出来,放在几案上,焚香而拜,说:"此吾终年苦心也。"这是我一年的心血啊!

    平心而论,大唐诗坛人才济济,相比之下,贾岛也许只能算二三流的诗人,但是,他对诗歌的那份爱好和执着,却是古今无人可及。

    贾岛一生事业不得志,生活更是穷困潦倒,而且不善交际,性格孤僻。史料中说他“所交悉尘外之人,况味萧条,生计龃龉。”唯一的爱好和成就,就是作诗,“虽行坐寝食,苦吟不辍。”尤以五言诗见长。

    贾岛写诗跟别人不一样,以“苦吟”著名,反复推敲,对于字雕句琢的追求,几乎达到走火入魔的境界,贾岛也因此被后世称为“诗奴”。

    苏轼评价:“元轻白俗,郊寒岛瘦。”这个“岛瘦”说的不是贾岛的身材,虽然他确实很瘦,但主要是说他的诗风,“避千门万户之广衢,走羊肠仄径之鸟道,志在独开生面,遂成偏涩一体。”

    就连贾岛自己都说自己,作诗是:

    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

    也许三年才写出来两句诗,但能催人泪下那种,如果这样的诗你还不喜欢,那老子就回家睡觉去了。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
微信扫一扫加入本网粉丝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