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失落桂冠是香港改革契机

作者:戴庆成 阅读量:9326223 发布时间:2020-03-24 12:17:43

随着2019冠状病毒确诊数目急速上升,近来香港社会焦点又再次落在疫情会否于社区暴发的问题上。上周二一则与疫情无关的重大新闻,很自然没有引起港人相应的注意。这则新闻就是美国传统基金会当天发布的2020年经济自由度指数中,香港首度被新加坡超越,只能屈居全球第二位。

环顾全世界,目前较为著名的经济自由度指数有两个:一个是由美国传统基金会编制,另一个是加拿大的弗莱舍研究所编制。这些指数皆主张经济自由度与经济发展水平成正相关关系,即经济越自由,经济发展水平越高。自从美国传统基金会指数编制以来,香港由于长期推行积极不干预政策,在过去25年一直雄踞全球最自由经济体的宝座。

实际上,回顾香港自二战后所创造的经济奇迹,确实也印证了经济自由度促进经济更繁荣的理论。在香港,政府不会直接插手商业运作,而是着重建立优质的营商环境。多年来,港府的“大市场、小政府”理念吸引了大量海外私人投资流入,从而促进香港经济发展。

但不消说,踏入21世纪,单靠自由市场显然已经不足够。一方面,外围形势剧变,不少邻近地区例如新加坡、韩国等,都藉着政府更积极参与经济,在经济增速上跑赢香港;另一方面,港府仍然过度沉迷“积极不干预”的施政理念,以致最自由经济体成为了部分官员懒政的挡箭牌。港府捆起双手,其效果无异于自绑捱打,在国际竞争中不进则退。

更甚的是,香港坐拥“最自由经济体”的头衔、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衍生了大大小小的社会问题。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早年将公共屋邨商场售予私人企业领汇,将公产私有化。

在以前,虽然政府管理公共屋邨商场的效率未必理想,但毕竟商品价格便宜,对低收入人士来说是另一个选择。可自领汇接手后,虽然改善了街市商场环境,却也迎来了租金大幅提升,以致商户怨声载道。

许多住在公屋的基层老百姓纷纷投诉,除了商店受影响,昔日街市变成连锁店基地后,他们也被逼“捱贵货”,生活百上加斤。

对于这个问题,政府原本有责任为公屋居民提供合理服务设施,就算要引入市场机制,也应严格监管。然而,港府一直奉行“大市场、小政府”施政理念,坚持不积极处理。港人就只能靠自己,怨声载道。

近年困扰港人的房价问题,同样是港府过分倚重市场自由放任的衍生品。香港是外向型经济体系,一直以来都极容易受到外围经济环境的影响。过去十多年,美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引致大量资金流入香港的投资市场,增加资产泡沫,楼价飙升,为港人带来困扰。

可惜,一直奉自由市场原则为圭臬的港府,担心以任何形式干预市场,会予人操控市场的坏印象,吓退外来投资者。所以就算香港楼价不断上涨,当局也只是慢条斯理地推出压抑楼价的措施。

港府打着“积极不干预”市场运作的旗号,后果有目共睹。过去几年,香港楼价不断创历史新高,没有物业的港人只能任由大地产商鱼肉。

可以说,“最自由经济体”这块香港在国际上的金漆招牌,今时今日已经不合时宜,甚至是弊病丛生。在所谓“自由”市场下,港府“积极不干预”,逃避照顾弱势群体的责任,导致近年香港的贫富悬殊达至历史新高,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香港这次失落“全球最自由经济体”桂冠正好是改革的契机。当局应该抛开死抱“积极不干预”之原教旨主义的迷思,付诸行动解决社会上深层次问题。如何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也让改革成果惠及全体人民,为低收入的群体提供切实的基本生活保障,才是为政者的头等任务。否则,香港即使享有经济自由,也不能保证社会繁荣稳定!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
微信扫一扫加入本网粉丝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