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的中国与不安的美国

作者:朱志群 阅读量:7500042 发布时间:2020-03-25 19:25:43

200年前,据说拿破仑曾对中国的未来做了一个著名的预言:“让她睡吧,因为当她醒来,全世界将为之震动。”在19世纪和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又弱又穷,几乎没有人认为中国会很快“醒来”。

把时间快转到21世纪20年代初,西方长期以来对中国崛起和挑战全球秩序的担忧,似乎已经成为现实。

面对国内无数的破坏性政治运动,以及国外真实或潜在的军事威胁,中华人民共和国从一开始就很没有安全感。如今,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在维持稳定方面的支出超过了在军事上的支出。事实上,中国共产党最关心的是避免中国政治体制崩溃。从上世纪80年代清除西方的“精神污染”,到现在诉诸严格的监控和审查,中共一直担心国内的稳定会被混乱所取代。

与中国深切的不安全感和对国内秩序的严重关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始终对其民主制度和全球的软实力充满信心。冷战结束后,美国一直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拥有优越的军事实力和创新的经济。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已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令许多美国人失望的是,中国的政治制度并没有变得更像美国。因此,美国越来越担心,中国有可能挑战美国自二战结束以来所建立和领导的自由主义国际体系。

新的模式

然而,最近中美似乎互换了位置。现在是美国担心中国企图干涉美国国内政治,而中国则对自己的政治制度和全球影响力越来越有信心。

在2月8日举行的2020年美国全国州长协会春季会议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声称,“与中国的竞争不仅仅是联邦政府的问题”,它发生在州和地方层面,“影响了我们履行美国至关重要的国家安全职能的能力”。蓬佩奥描绘了一幅中国如何渗透美国国家和地方政治的可怕画面。

几天后,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蓬佩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都把注意力放在他们所谓的中国威胁上,呼吁美国的欧洲盟友抗衡中国的影响力。人们不禁要问:当受到专制政权的挑战时,美国的信心哪去了?

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傅莹与佩洛西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交锋,就很好地说明了风向的转变。在回应佩洛西关于中国华为威胁西方民主制度的言论时,傅莹说:“中国自40年前开始改革以来,引进了各种西方科技……而中国保持了它的政治制度。它没有受到这些科技的威胁。”

傅莹反问道:“可为什么如果把华为的5G科技引入西方国家,就会威胁政治制度呢?你真的认为民主制度如此脆弱,区区一家高科技公司华为就能威胁到它?”

随着美国变得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中国似乎对自己的政治制度和文化越来越有信心。根据所谓的“四个自信”,中共要求党员、政府官员和人民要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与此同时,中国似乎对其版本的全球秩序不被美国重视,甚至受到抵制而感到失望。中国推出的新政策,如“一带一路”倡议和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显然是要改变现有的国际体系,使之更能代表新兴经济体。但这种对国际秩序的补充而非替代,并没有得到美国的认可,尽管美国的许多盟友都对中国的努力表示支持。

美国自信心下降的另一个例子是关闭美国大学校园内的孔子学院。自马里兰大学于2004年设立北美洲的第一所孔子学院以来,数十所美国大学和学院与中国的伙伴机构合作,开办了这些中国语言和文化学习中心。近年来,孔子学院因得到中国教育部的资助和涉嫌侵犯学术自由而备受争议。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曾于2018年说,他的机构正在“谨慎地观察”这些机构。

根据高等教育网站《高等教育内幕》(Inside Higher Ed)的数据,在过去一年里,包括马里兰大学的那所孔子学院在内,美国至少有10所孔子学院已经关闭或宣布计划关闭。

《2019财年美国国防授权法案》禁止美国国防部资助孔子学院所在机构,除非这些机构获得豁免。共和党籍的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鲁比奥和得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等一贯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政客,已经向他们所在州的大学施压,要求关闭孔子学院。

变得更好还是更糟?

大学的孔子学院和中小学的孔子课堂是否侵犯了学术自由,并从事了需要联邦调查局特别关注的非法活动,存在争议。如果它们确实有任何不当行为,就应该受到包括关闭在内的惩罚。但如果是出于恐惧或怀疑而迫使它们关闭,这不仅伤害了在这些机构学习汉语和文化的学生,也破坏了两国正常的文化和教育交流。

如果这两个大国真的互换位置,世界会变得更好吗?一个没有安全感的美国和一个过于自信的中国,将会在它们之间制造更多的冲突,为世界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事实上,两国关系最近持续恶化。2月19日,中国驱逐了三名《华尔街日报》记者,原因是该报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暴发期间,拒绝就一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专栏文章道歉。这在一定程度上显然也是对美国政府前一天将五家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列为“外国使团”的回应。

毫无疑问,这些媒体代表了中国官方的声音,但为什么美国政府花了几十年才弄明白这一点呢?这进一步证明,美国现在确实担心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在不断恶化且微妙的双边关系中,或许唯一的亮点是双方的高层领导人似乎仍致力于维持牢固的关系。

例如,就在总统特朗普的助手们考虑对中国实施更严格的高科技禁令时,他于2月18日发推文表示:“就外国购买我们的产品而言,美国不可能也不会成为一个如此难以做生意的地方,包括出于经常使用的国家安全借口”。

他补充说:“我们想把产品卖给中国和其他国家。这就是贸易。我要中国购买我们的喷气发动机,它是世界上最好的。”特朗普还公开表达了他对中国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遏制冠病的支持。

这并不是特朗普第一次与他的下属唱反调,后者几乎都认为中国是美国的国家安全威胁。2019年7月,特朗普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与习近平会晤后,就宣布“我认为我们将成为战略伙伴”。

美中信心的此消彼长,完全有可能是因为美国夸大评估中国的影响力和中国夸大其实际实力,只要美国重新成为一个自信的全球领导者,而中国继续学习成为一个负责任、受人尊重的大国,这些反常现象将得到纠正。但在此之前,国际社会须要为一个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和内向的美国,以及一个更加自信和强势的中国可能会给世界带来的不确定性做好准备。

现实情况是,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大国,必须继续专注于国内发展。它应该收敛其全球野心,避免干超出自身能力之事。同时,美国须重拾信心,继续在维护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促进全球发展和民主化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无论中美之间的权力结构如何变化,它们仍然需要彼此。在中国和包括美国在内的140多个国家暴发的冠病疫情表明,多边合作,特别是两个大国之间的合作,对于应对全球挑战仍然至关重要。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
微信扫一扫加入本网粉丝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