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选结果影响中美矛盾焦点

作者:吴幼珉 阅读量:16777215 发布时间:2020-03-25 19:48:20

拜登和桑德斯已经成为民主党提名总统候选人的最后竞争者,他们当中的一人将成为特朗普争取连任的对手,执笔之时,桑德斯受到退选压力。

过去3年的美国经济表现不错,特朗普更可以利用行政资源为其胜选服务。翻盘危机主要来自已经无法掩饰的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和防疫成效,而美股因疫情下挫会打击美国经济,特朗普也可能输掉大选。

美中是世界的主要大国;美国综合国力较强,中国则快速增长,两国竞争也愈来愈激烈,却又未分胜负。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崛起和美国阻碍前者崛起成为了两国矛盾激化的结构性因素。

特朗普说要“让美国再次伟大”,是向美国选民说他们爱听的话;特朗普政府实际上却意图收缩美国在海外的军事力量。虽然美国军舰继续在南海游弋、建立太空司令部,却千方百计阻碍中国国防力量发展。美国设置关税壁垒,更把中美科技竞赛定位为恶性竞争。

只要被认为有效抑制中国崛起和对美国好的政策,拜登或桑德斯若当选或许都会仿效,做法却有不同。拜登曾说中美关系不一定走向冲突,甚至称两国间并无竞争,与奥巴马当年的提法相似。在贸易问题上,拜登反对向中国加征关税,脗合经济自由主义为基础的全球化理论;但他却主张在知识产权和贸易问题上对华更强硬。作为民主党人,拜登会再次利用美国的软实力,包括与盟国共同对付中国,在东亚给中国制造麻烦。在经贸方面,拜登赞成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桑德斯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主张征收“极端富人税”、对拥有10亿美元以上房产者加征最高税率和增加公司税等,他的主张不能与某些西欧国家国有化或北欧福利主义相提并论。他肯定中国扶贫成绩,但不认同中国的政治制度,更“不坐视大陆武统台湾”。他认为“假设中国不是我们一个主要经济竞争者是错误的”,反对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也反对加入CPTPP。

做好自身事情 可减美政策变化影响

相比之下,特朗普政策咄咄逼人,关税壁垒对中国外贸造成某些困难,同样也使美国与盟国关系疏远,让美国孤立。拜登的观点与美国2016年以前的对华政策相似。而桑德斯政策的不确定性则比较大。

我们是美国大选的旁观者。但不论特朗普、拜登还是桑德斯谁入主白宫,只要美国阻碍中国崛起的目标不变,中美关系都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但可能改变矛盾的聚焦,如从贸易和科技竞争转移到诸如军事或意识形态等其他领域,斗争方式和冲击的激烈程度也可能随之改变。

眼下抗疫,美国以冷战思维较劲中国意味浓,那既不现实,也有碍本国抗疫。而中国崛起则主要由其发展可持续性决定的,把自身事情做好了,就能削弱美国对华政策变化对中国的影响。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
微信扫一扫加入本网粉丝群